风月大陆 第六章 逍遥之夜

    时间:2018-08-09 叶天龙从晨月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在他的后面,容光焕发的晨月莲步轻移,仪态万千,不复之前那种举步维艰的模样。倒是叶天龙现在看起来气色黯淡,似乎是操劳过度的样子,看来他为了晨月付出了很多。
      王师一看到这种样子,不禁捧腹大笑道:「天龙,你也未免太用力了点吧!」
      然后用肩膀轻轻撞了撞叶天龙,低声说道:「你是不是乐过头了,忘记控制一下次数了?」
      王师的话虽然很轻,但于凤舞她们哪个不是耳目灵敏,甚至于晨月在得到叶天龙的元阳调和之后,也听得十分真切,顿时所有的女人娇靥飞起了一片霞光。
      只是恪于辈分,她们没有一个表示抗议。
      但叶天龙才不在意这些呢!他起先不知道王师原来也是这样一个有趣的家伙,这时听他这么一说,便毫不客气地翻了他一眼,悻悻地说道:「还好意思说呢!
      不是你说的,要这样做吗?」
      「笨蛋,我可没有叫你连做三次啊!」王师笑骂道。
      「去,你怎么知道我做了三次啊?」叶天龙瞪大了眼睛,「不要说你躲在那里偷看喔!」
      「老师,您还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要和真君约战的?地点在哪里啊?」
      听他们两个家伙的对话越来越不像话,于凤舞连忙将话题岔开。饶得是如此,后面的晨月已经有些吃不消了,特别是看到柳琴儿她们那种带有深长意味的眼光,让她的一张粉睑都胀得通红。
      「月圆之夜,镇安之巅!」
      从王师的口中出来的话让大家感到一些纳闷,这是对于凤舞的回答吗?
      叶天龙的脑筋转得比较快,突然叫起来,「我知道啦!原来是在镇安塔的顶上交手!」
      王师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对着叶天龙点点头,「不错,正是在镇安塔的塔尖上面!」
      这下所有的人都感到吃惊了,镇安塔可不是一般的高塔,它是百年前的法斯特皇帝为了庆祝自己的军队击败了四国联军,夺得大批的土地而下令建造的,塔高四十九丈,共分为七层,可以说是艾司尼亚城中最高的建筑物。
      镇安塔的顶上还有一个高高耸起的金宝瓶,高达七尺,宝瓶的下面是直泾五尺的承露金盘,金盘的四周皆垂挂金铃,下面每一层的飞檐四周都挂着拳头大小的金铃,当风吹过的时候,金铃会发出清脆的铃声,悦耳之极。至于朱漆门户、绣柱金铺等精巧装饰更是不在话下了。
      现在王师和风月真君两个人居然会约定在镇安塔的顶上交手,这个地方可是属于禁区的範围,像他们这种级数的高手在这个地方交手,真的可能会把镇安塔给拆毁!
      这也未免有些大惊世骇俗了!想打架什么地方不好找,非得要惊动这么多的人吗?这两个家伙真是太爱表现自己了!
      每个人都在心中暗暗对这个事件下了自己的定义和看法,而一边的龙灵儿则是蛮有兴趣的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最后的视线落在了王师的身上。
      「你不要看我!!」王师用力摆手,他已经从于凤舞那里知道了这个美丽的龙族少女有着奇异的才能。
      「那老师你到时候带我去看看,好不好啊?」龙灵儿轻轻皱了一下漂亮的瑶鼻,笑嘻嘻的对王师说道。
      「不行!!」王师斩钉截铁地回道,然后用手一指叶天龙,「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去!」
      「我?」叶天龙一指自己的鼻子,骇然叫道。
      「不错,就是你!」王师正色说,语气中没有一丝可以讨价还价的余地。
      「为什么呢?」叶天龙迷惑地问道,这也是于凤舞她们想知道的事情,王师怎么想到会带上叶天龙,而不是别的什么人,老实说,在场的女人中有好几个的身手都比叶天龙好,可以派上用场的机会也多些。
      「嘿嘿!」王师怪笑一声,并没有回答叶天龙的话,」这可是别人想都想不来的机会,你还有什么不愿意的吗?」
      「我……」叶天龙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王师已经自顾接着说道:「我看你还是先去回复一下自己的损失吧!」
      「咦!他这是什么意思啊?」叶天龙先是一怔,但旋即明白过来王师一定从于凤舞那里知道了自己的详细情况。
      、他突然间想到,现在既然来了王师这样一个不世的奇人,自己完全可以趁机向他请教一番,好一补自己以前功底粗糙的遗憾。
      叶天龙想得不差,王师的确也是有这样的意思,他从于凤舞的口中已经完全了解了叶天龙的情况,而且他本身对这个身具传说中的神脉,创世神所预定的大陆之主有着万分的好奇,想知道到底其中有什么奥妙?
      晚饭的时候,当柳琴儿说到龙灵儿和倩公主同时出现在近卫团士兵的面前所引起的轰动,叶天龙哈哈大笑,他不禁为自己的巧妙想法感到佩服。」这些家伙,面对两个大魔头还这么高兴,真不是普通的笨啊:」柳琴儿的感歎马上招到叶天龙的反对。
      「天天对着这样的美女,就是再苦的训练也会变得美妙无比的!」可惜他的讚美失去了对象,龙灵儿和倩公主都不在席上。
      于凤舞微微一笑道:」这一定是你们男人的想法!」
      「呵呵,还有辛西雅她们几个女神战士呢!」叶天龙略带陶醉地幻想,「如果她们这些教官站在那里招兵的话,艾司尼亚的男人一定会蜂拥而至。」
      对于这个男人的胡思乱想,于凤舞她们早已熟悉,自然也就不把他这些近似梦呓的话放在心上,大家各自谈开她们关心的话题。
      从此以后,艾司尼亚的好市民们就不时会看到叶天龙的近卫团士兵在几个美丽的女子长官带领下操练,间中还穿插着几个金髮碧眼、雪肤樱唇、身材丰满诱人的美女教官严厉的训导。
      这一幕很快就成为艾司尼亚一道绮丽的风景、许多人津津乐道的事情,自然叶天龙这个问题东督的知名度又有了极大的提高。
      而对于其他部队的将士来说,东督近卫团将士待遇实在有够艳羡的,每天面对着这些个美丽可人的美女,再艰苦的训练也是一种享受。可惜好像只有东督近卫团的士兵才知道箇中的艰辛。
      柳琴儿还是好的,只要老老实实地听她的话就可以了,可是龙灵儿和倩公主两个可怕的团长大人对部下的严疠近乎苛求,落在龙灵儿手中的士兵常常被她的地狱式训练弄得鼻青脸肿;而落在倩公主手中的士兵也没有得到轻鬆,看着各种各样华丽的魔法从这个娇小美丽的少女手中发出,的确是很让人吃惊,也很让人讚歎不已,但很快他们便体会到其中的可怕,常常一不小心就被她弄得焦头烂额。
      但是就在这种近似儿戏的试验之中,日后震惊大陆的魔武步兵渐渐露出了其雏形。这是那些暗暗嘲笑叶天龙就知道和美女厮混的人们所料想不到的。
      晚饭之后,王师便将叶天龙从众女的身边拉走了,浑然不顾当事人的心中老大的不愿意,从如此众美环绕的幸福时刻离开,对于一向喜好美女的男人来说的确是非常难受的。叶天龙本来想至少也应该先和于凤舞她们说笑一阵,算是他饭后的放鬆和享受。
      但王师身份崇高,又是于凤舞的老师,可以说就是他的长辈,加上王师又是为了要指导他的武技,叶天龙没有一丝的理由可以推辞。
      看着叶天龙似乎是苦着脸的样子跟着王师走出去,柳琴儿第一个笑起来。
      「真是的,别人想都想不来的大好机会,看天龙的样子还好像是不情愿的,一副要去受苦受难的模样。」
      于凤舞靠在软靠上,轻鬆地说道:「因为正是天龙,才会这个样子!」
      她的话让众人一阵点头,她们这时候才真正发觉到最了解叶天龙的人还是于凤舞,仔细想想那个男人的言行,的确是有些与众不同。
      「凤舞姐,我……」晨月突然望着于凤舞期期而言,又好像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让其他的人不禁都感到有些奇怪。
      于凤舞微微一笑,道:「晨月妹子,欢迎你加入我们的行列。
      聪慧的她就等晨月的这一句话,这也可以说是一种做人的礼节,身为叶天龙的第一正妻,于凤舞对于他身边的所有女人都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晨月这样突然加进来,于情于理都要经过于凤舞的同意。
      在没有和叶天龙举行婚礼之前,晨月还可以和于凤舞算是好友之交,但现在名分既定,晨月就应该向于凤舞承认她的第一正妻地位,于凤舞怎么样对待她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晨月她一定要做到自己的那一份。
      像晨月这样聪明的女人,自然会明白其中的关节,所以她才会这样向于凤舞表示出她的意思,而于凤舞也适当地表现出她的大度来。
      叶天龙回到于凤舞的房间时已经夜深了,虽然感到十分疲惫,但他的心里却是兴奋不已,因为从王师那里得到许多的教益让他对自己的武技有了一个相当明确的认识,如果说以前的他是在迷雾中自行摸索,那么现在经过王师的指点,就好像是拨云见日一般,他已经摸到了正确的途径,无形中对本身的武技有了极大的提高。
      于凤舞的房间里面除了美丽的女主人之外,还有柳琴儿、玉珠,以及龙灵儿,这个颇具规模的美女阵容让刚刚踏进门的男人感到一惊。
      「进来吧,我知道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于凤舞娇靥含舂,大大方方地对叶天龙说道,「如果不是晨月她已经得到满足,本来还应该有她的份。」
      「你都知道了?」叶天龙看了看坐在于凤舞身边的龙灵儿,不好意思地朝于凤舞笑道。只有对上这个情深意重的美女战神,他永远都是最老实的表现。
      于凤舞横他了一眼,娇嗔道:「真亏你想得出来,会对龙小妹使出这种解数!
      不过好在这样一来龙小妹也就成为我们的好姐妹,只是白白便宜了你。」
      叶天龙尴尬地笑了笑,不过心中却是十分高兴,不但是因为可以藉此收服龙灵儿这样的美丽少女,更重要的他发现龙灵儿对自己的功力有很大的帮助,让他的实力得到很大的提高。
      同时他也很感激于凤舞,能这么体会到自己的需要,经过王师的修正和指导,叶天龙已经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自小习的那原本被风月真君篡改过的奇功,从而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回复自己损失的功力,也掌握了如何有效地利用这门奇功来提高自己的真力,而又不会受到它的反噬。
      在心怀感激和兴奋之下,叶天龙决定要让于凤舞尝试一下前所未有的快乐感觉。
      而于凤舞今天本来就想放开心怀,好好享受一番,以补偿昨天新婚之夜的缺憾,所以才把所有的人都叫到一起来,省得叶天龙再东跑西跑的。
      两情相悦,房间里很快就缓缓地传出了轻哼呻吟及粗喘的鼻息声,尚有阵阵呓语呢喃声断续响起!
      这是一个不眠之夜,一个激情之夜,足以让于凤舞她们为之迷醉的夜晚。放开手脚的叶天龙让她们又好像回到了那个定情之夜,有如天风大捷的那个晚上,他们在于凤舞的寝帐里。
      但这次的不同是多了龙灵儿这样一个生力军,虽然说龙灵儿还是一个初解风情的少女,但她那特殊的体质却是让叶天龙难以招架、同时也是受益匪浅。再加上于凤舞经过这段时间的实践,早已非吴下阿蒙,在床第上的表现让叶天龙另眼相看,两人都能得到极大快乐。
      当然,经过王师指点之后,叶天龙已经知道了阴阳调合之奥妙,龙虎相济的真谛并不是强行压抑控制,而是如何恰到好处地情融意合,同时让双方得到最大的快乐,从而彻底地释放出体内真正的潜能。这正是天道运行的奥秘,暗合天地之间至极的机理。
      在与众女的春风一度之后,叶天龙拯救晨月而亏损的真力已经完全回复,现在开始他要让于凤舞尝试一下如何是最大的快美。
      只见叶天龙躺在软榻上,柳琴儿侧躺在他的身边,两个人相拥热吻,作着热烈的口舌之父。于凤舞则双腿分张的跨坐在他的胯间上,茸毛疏密有致的紧窄玉门慢慢将那粗长之物尽根吞没。
      然后她仰头深吸一口气,开始缓缓地收紧里面,温热柔嫩的花蕊蜜肉束拢里夹,粉白如玉的雪臀如同磨盘般的扭摇耸挺,这种完全由她自己掌握分寸的姿势让她有特别的感觉,可以随心所欲地获得自己想要的角度和力道。
      但这不是唯一的快乐,于凤舞那雪肌玉肤,玲珑美妙的惹火娇躯在叶天龙的身上摇动起伏之际,本来一双晶莹饱满的尖挺玉乳随着幻出一道一道的眩目之波,却在叶天龙的指挥下,被玉珠和龙灵儿一左一右十分温柔地吮含舔吸着,使得她享受到这种上下交征的无上刺激,在如此的三路夹攻之下她很快就已满面红潮,媚眼如丝,编玉贝齿紧咬着朱唇,但依然忍禁不住的娇哼连连。
      而对于龙灵儿来说,这真是极大的感动,她从于凤舞的心中感受到了一种彻底的欢乐快美,她不禁更加起劲地吮吸起来。玉珠则是对叶天龙的命令最尽力而为的,再加上叶天龙在下面推波助澜,配合默契地推动着于凤舞往更高的巅峰奔去。
      在极度的舒爽下,于凤舞已然娇吟连连,浪哼不绝于耳,一个娇躯更为激狂,她现在已经全然不顾别的,只一心一意投入到这种极度的快美,朝那更高更美的巅峰奔去,跨越一个又一个的快乐之峰。
      未几,于凤舞的娇躯一阵发僵,整个人用力弓起,往后倒去,口中的尖叫浑然没有了那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慑人之气势。龙灵儿和玉珠不禁吓了一跳,连忙双双伸手将她扶住。
      「没有事情吧?」龙灵儿有些心慌,于凤舞这种样子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没有关係的!」玉珠是知道原因的,从于凤舞的娇躯震颤中她非常清楚的了解到于凤舞是已经到达了激情的高峰。
      从包裹着顶端的柔软传来强烈的张缩和强力的吸力让叶天龙也到达了一个舒爽的高峰,他让娇躯火热的于凤舞伏在自己的身上,在她的耳边低低的耳语,从肌肤最紧密的接触中感受两个人之间情感交流。
      将极度舒爽至沉沉入睡的于凤舞抱到一边,越战越勇的叶天龙开始主动进攻,这一夜真是让他逍遥之极,意气风发之际他顿生出人生至乐也不过如此而已之感。
      「父亲大人怎么还没有回来啊?」临湖居的女主人绾贞坐在昏暗的灯光下,正略带焦急的等待着自己的父亲阳建。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阳建却依然留恋在艾司尼亚的「暗香阁」里,和他坐在一起的是一个相貌清朗的年轻人,但是他们两个人并不是在「暗香阁」寻欢作乐,从他们两个人对话时的严肃表情可以看出,他们所谈的话题到底有多少沉重。
      「殿下,你真的还不相信我的话吗?」
      在从外间传来的靡靡之音中,阳建的声音清晰稳定,但言语之中已经带有一丝的焦躁。
      「我怎么会不相信你阳叔的话呢?」被阳建称为殿下的年轻人诚挚地说道,「国破之日,不是阳叔你们的拚死搏杀,我们兄妹早已经是那老贼的刀下之鬼了!」
      「那么什么还不听我的话?」阳建沈声说道,「别忘记了天河的众将士需要殿下的领导,只要殿下的旗号一打,天河的民众就会蜂拥而来,我们天河国就会重新立于大陆诸国之间。现在的天河人非常期待殿下的出现,而且我们现在已经有足够的实力和法斯特的军队抗衡,只要殿下出面,周边的各国都会大力支持的。」
      原来这个被阳建称为殿下的年轻人是原天河国的太子殿下伊思,国破之日被一班忠心耿耿的老臣拚死救出,拜在天河隐世高人的门下习得一身绝技,并组织了天河国剩余的野蛮斗士,他们这次来到艾司尼亚就是要向吉里曼斯等人报仇雪恨的。
      那天叶天龙和吉里曼斯遇到袭击,就是伊思所策划的,只可惜他的运气不好,恰逢其会的叶天龙身边非但有强悍的女神战士,还有魔法最强大的策法师,使得他功亏一篑。
      而阳建当初也是天河殿前侍卫的指挥之一,在冲出天河城后,他就和护卫伊思殿下的那些人分开了。
      因为他还带着天河国的一个尚不懂事的公主殿下,也就是现在的绾贞。后来阳建就带绾贞来到法斯特的帝都艾司尼亚,看到法斯特帝国的强大之后,他不禁对复国感到心灰意冷,于是隐姓埋名住下来,凭着对烹饪的兴趣,开了这家临湖居。
      原本他想就这样让绾贞平安地过一生,也算是完成天河老王对自己的临终嘱托,但不想前次到青州时,又遇到了天河的老臣,并知道了他们正在暗中準备复国的行动。
      剎那间,阳建那颗并没有完全冷却的心又再次火热起来,他也开始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这个计划中。
      阳建发现伊思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国破的时候,伊思已经是一个懂事的小孩子,他对自己的妹妹却是记忆犹新,可能是出于一种莫名的血脉联繫,当伊思在无意之中看到绾贞时,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感觉,这就是自己的小妹。
      出于这个原因,伊思不时前来临湖居暗中观察绾贞,这也是临湖居的服务生为什么会感到这个男人奇怪的原因。
      那天刚好阳建从青州回来,看到了伊思的面容,顿时有如又看到年轻时的天河王,因为伊思太像他的父亲了。
      在阳建用心的等待和查找下,终于找到了伊思。经过一番解释和辨认,两个人都十分激动。所以阳建才会跟着伊恩来到他目前落脚的地方,艾司尼亚最大的销金窟「暗香阁」
      「我不甘心啊!」伊思懊恼地说道,「差一点儿可以将吉里曼斯这个老贼杀了,偏偏出现了叶天龙这个人物,他带的那些人着实厉害,使得我们的攻击落空,反而还损失了一名野蛮斗士。」
      阳建急切地问道,「那现在还有多少名野蛮斗士?」
      伊思轻歎了一口气,答道:「还有十七名,而且经过一次变身之后,他们现在是十分的虚弱,根本就派不上用场了。」
      阳建一阵默然,他知道野蛮斗士的缺陷,经历一次变身后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可以将耗损的能量补充起来,而且野蛮斗士的生命力会因为每一次的变身而大幅度的减少。他本来想让这些野蛮斗士加入现在的天河新军,因为即便是没有变身的野蛮斗士也是强悍无比的战士,在战场上的冲击力是非常可怕的。
      「那你现在再留在这个地方也没有什么用处了,还是早日回天河吧!」阳建抬起头来,「那里的人民需要殿下的领导啊!」
      「我想再试一次。」伊思的眼睛中闪过坚毅的神情,「不管能不能成功,事后我都会马上动身前往天河。」
      「好吧!」阳建无可奈何地点点头,「那殿下有什么好的计划吗?没有了野蛮斗士,再想刺杀加强防备的吉里曼斯,难度是相当大的!」
      「我已经準备好了!」伊思郑重地回答,然后笑着说道:「这里的老闆也是天河的故人,阳叔你知道吗?」
      「怪不得殿下藏在这里呢!」阳建摇摇头,「我真的不知道高老大也会是天河的故人。」
      「她是右相的爱妾!」伊思轻歎了一声,「可惜城破时,右相大人殉国了。」
      阳建的眼中闪过缅怀的神情,应道:「是啊,那时有多少的忠义之士殉国!
      与他们比起来,我真是一个胆小鬼。」
      「不,阳叔,你也了不起!」伊恩诚恳地说道:「看到小妹安然的样子,我真的非常高兴!」
      「要不要告诉她?」阳建想起来,是应该告诉绾贞真相的时候了。可是伊思却摇摇头,缓缓地说道:「不要告诉小妹这些事情,让她就这样平安地过下去吧!
      现在的她已经不适合于这种生活了,何必要用这些事情来打破她现在平静幸福的生活呢?」
      阳建闻言深深望了伊思一眼,他也知道伊思说得很对,的确对于绾贞来说,如果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就会给她带来极大的困扰,因为这个责任和能力之间的差异足以让绾贞此后再也得不到片刻的安心。
      而让阳建感动的还有伊思对这个还不知道他存在的小妹,竟然有如此的感情,能这样为绾贞着想。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校园春色图_浅绿色图片_色情在线avav_女色图片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