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在露营区被轮姦得欲仙欲死

    时间:2018-09-23 刚放暑假,天气正热,我和好友小迎相约一起去某露营胜地露营两天,避避暑。也没有多约别人,两人轻装上路,带顶小帐篷和一点吃食就出发了。
      我们预定星期天去,星期二回家,避开人多的时段,策略果然不错。我们刚到的时候营区人还很多,热热闹闹的,我和小迎也玩得很痛快,到了傍晚,人群就差不多都散了,星期天晚上露营的人毕竟不多。
      因为早上帐篷还很多,我们的帐篷只能搭在边缘处,营区很大,我们离主要露营区有段距离,所幸离盥洗室不远,我们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挪位,想一想还是算了。
      除了我们之外,还有零零落落几顶帐篷没拆,是几个跟我们差不多年纪的大男生,大概也是大学刚放暑假。
      天气热,他们几个几乎都光着膀子,身材都还不错,应该都有运动习惯,肤色晒得很均匀。小迎偷偷瞄几眼,凑过来笑道:「不错哟,一群猛男耶。」被我笑骂回去。谁说只有男人爱看好身材的女人,女人不也喜欢看男人的肌肉吗?
      不过我并没有把那群男大学生放在心上,忙着煮晚餐,小迎去捡枯枝落叶,说是想要烤地瓜。我本来嫌她孩子气,后来想想反正我一个人也忙得过来,就随便她了。
      偌大的露营区只剩寥寥数人,四周安安静静,只有虫鸣声,对住在都市的我来说是种难得的享受。
      晚餐煮好了小迎才回来,表情怪怪的,我关心的问了几句,她都说没什么,我只好作罢。
      吃饱饭收拾好东西以后,我们休息一下,小迎一直心不在焉的,我心里也觉得有点闷,觉得没什么意思。既然她不想说出原因,我也不好多问,但是只有两人的出游,若是一个人不对劲,就彻底没戏了。
      于是我提议去洗澡,她犹豫的一下,就同意了,我们一起到露营区的洗澡间,设施有点简陋,我向来不喜这种卫浴,只匆匆洗好澡,和小迎说一声就先回帐篷了。
      我走在半路,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四周本来没有声音,此时后头却多了几个人的脚步声。我回头一看,是那几个大学男生,三个人不远不近的跟着我。我感到不自在,但总也不好赶他们,只好加快脚步,想要回到帐篷里得到庇护。
      突然,一只手从后面搂住我的腰,我大惊失色,正想大叫,嘴便被另一只大手捂住了,一副男性躯体从我身后贴上来,我被紧紧抱着,发不出求救声。
      「别叫。」身后的男人道。
      我当然不听,大力挣扎,一边呜呜叫,但效果甚微。
      另一个来到我身前的略矮男子笑道:「她想叫就让她叫,反正也没人。」
      我心下更慌。他说得没错,这里除了我和小迎外,就只剩他们六个人,四周昏暗,只有远处有几盏路灯,即使我能呼救,甚至挣脱,也是逃不了多远的。
      第三个人身上有着淡淡的戾气,神情淡淡的,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示意两人换个地方,我被半拖半拉的架回营地,毫无反抗能力的进了他们最大的一顶帐篷。
      捂在我嘴上的那只手一鬆开,我一改呼救的策略,求饶道:「拜託你们,放过我吧……」
      架着我来的那人哼笑两声,自然不同意,「你们两个女的自己来露营,还穿这么少,不就是故意勾引我们吗?今天还一直偷看我们,别以为我们不知道。」
      我内心叫苦不迭,只能继续求饶,但完全不奏效。男人跨跪在我身上,两只手握住我一双丰满的巨乳,一脸兴奋,嘴里不乾不净,「奶子真大,揉起来好爽…….」
      「不要…….放开我…….」我伸手推他,但男人和女人的力气怎能相比,我明明使出吃奶的力气,却丝毫撼动不了他。
      胸部被不认识的男人大力揉捏,我又羞又气,双腿直蹬,却似乎只是更添他兴致。
      「放开…….啊!不要!」我惊叫,刚穿上的小背心和内衣被往上一掀,我向来最自豪的白嫩乳房便袒露在男人眼前。也不知是不是为了干这档事,他们竟在大帐篷里放了三个灯,我裸露的上半身被他们一览无遗,白晃晃的巨乳诱人无比,另外两人立刻一人霸佔一边,不客气的揉了起来。
      「不要……..不要啊……..」两边乳房被不同人亵玩,力道不同,着力点也不同,忽轻忽重,时而敏感的右边乳头被粗糙的大拇指磨蹭,时而左边的乳头被轻轻柔捏拉扯,加上伏在我身上的男人转而向下攻,抚摸着我的大腿内侧,数个敏感处一齐被挑逗,过不了多久,我便感觉到身体软了下来,力气像被抽去一半。「哈啊…….啊……不要…….放开我…….」
      他们三人似乎都很熟悉女人的身体,光是随便摸我两下,我就感觉到阵阵快感,忍不住仰起头,身体竟已经有些享受起他们的爱抚。我嘴上虽然还在求饶,其实已知今晚是逃不过了,哪怕小迎来救我,也敌不过他们。
      想到小迎,我猛然惊醒,「你们,你们该不会…….」
      玩弄我左边乳房的冷淡男子突然俯下身,一口含住我的左乳,把我原本想说的话截断,我立刻被巨大的刺激弄得惊喘连连,早顾不上先前的担忧,「啊啊啊──不要啊──啊、啊──」
      我的性经验不多,在这样紧张的环境下被三个男人猥亵,快感一波波涌上,短裤也被脱下,下半身只剩下一件薄薄的小内裤遮掩,简直欲哭无泪。
      玩弄我胸部的两个人拉过我的两只手,分别放在他们又硬又粗的巨根上,要我为他们手淫,我不肯,他们便更过分的玩弄我敏感的双乳,逼得我不得不屈服,只能握着两根粗柱,上上下下移动,耳边是男人舒爽的喘息,在小小的帐篷里,听起来格外淫靡。
      「小骚货已经这么湿了,很想被干吧…….」下面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全身赤裸,粗大的孽根隔着已经湿透的小内裤磨蹭,像是要隔着内裤干进我的小穴一般。他握着我的纤腰,不疾不徐的调笑。
      我被他磨蹭的又舒服又难堪,扭着腰臀做最后的挣扎,「不要…….啊…….不要……」他蹭得更加用力,有时还把龟头抵着我的穴口,轻轻戳刺,惹得我下身流淌出更多淫液,又麻又痒的简直快把我逼疯了。
      「今天看到妳们两个小骚货,就想这么干了。」他连我的内裤也不脱,只是往一旁拨去,我还来不及羞怯,他跨下的慾根已经迫不及待的插进我湿润的肉穴。
      「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我大声吟叫,敏感又脆弱的花穴被迫挤进一根粗壮的肉柱,还不断的进犯,儘管我内心不愿,生理的快感还是征服了我,「不要、不要再进来了、啊啊──不行──」
      我的淫叫让男人更加兴奋,他不管不顾的插进来,直达我体内深处,一举顶到我的花心,逼得我又是一阵叫喊,「那里不行──啊啊……..哈啊……..太深了──啊啊~~~~」
      「小骚货,随便插一下就这么爽,等一下不爽死妳。」男人淫笑道,开始不快不慢稳定的抽插起来,每一次的故意顶到我的花心,顶得我又酥又麻,魂都飞了一半,吟哦声越显娇媚,渐渐累加的快感驱使我摇晃起身子,情不自禁的迎合他操干我的频率。
      「啊啊~~啊、呀啊啊──那里…….不行啊……..」
      「嘴巴上说不行,屁股却扭个不停,淫蕩的小贱货!」男人嘴里骂着,脸上却是满意的表情,我情不自禁的淫叫和配合大大取悦了他,他更加不遗余力的操弄我的嫩穴。
      「哈啊…….昂……昂……..啊…….」我发出甜腻的娇吟,昂昂直叫,爽得不能自己。
      我感到一阵悲哀,被人强姦,居然屈服于快感之下,但是我从不曾经历过如此傲人的巨根,迎合之意倒大于反抗之心。
      再这样被干下去,简直不像是被强迫的了。
      「干!好爽!这嫩屄又紧又湿,真好操!」男人一脸舒爽,一下干得比一下还猛,像要把我捅坏似的。
      他说得没错,我能感觉到自己的体内不断分泌出淫水,腿间溼答答的,比最淫贱的妓女也不如。每当他抽插之际,都会发出淫靡的水渍声,羞得我满脸通红,又无法捂住耳朵,因为我两只手还在帮另外两人手淫。
      「嗯……..嗯……..啊啊……..」我被他插弄得越来越舒服,一双玉乳也不断被另外两人玩弄,挣扎和反抗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我只能任由他们摆布,全心全意的投入这场性爱,这具淫蕩的身体也已经不受我控制,欢喜的向陌生男人们献媚。「我快…….我快……..啊、啊、不行…….」我摇着头,感觉高潮快要降临,忍不住越叫越大声,再也没有任何矜持,「不行了、啊啊~~~~我要去了、我快要、昂啊啊~~~~住手……..」
      「这么快就要去了,果然淫蕩,看我不干死妳!」男人发狠道,用力扣住我的腰,大力戳刺,电动马达一般的健腰又快又猛的挺动,本来就粗长的巨根次次硬顶上我的子宫口,爽得我直翻白眼,嘴里胡言乱语,下身淫水直流,简直要如他所说的被干死了。
      「昂、昂啊啊~~~~不行了…….好爽…….我要去了…….哈啊啊──我要高潮了…….啊啊啊啊~~~~」
      「我干死妳!我干死妳!」男人狞笑,操干我嫩穴的速度丝毫不减,保持着同样的力道又干了我几十下,爽得我都快叫不出声来,偏偏又在我还能承受的範围,所以不仅没有叫不出声,反而叫得越发放浪。我也不愿,却因快感过剧,若不喊些什么,真要被逼疯了。
      「不要、不要顶那里──啊~~啊~~顶死我了!啊啊……..快被顶死了!」
      他大力撞击着我的身体,啪啪作响,若有人在外偷听,必定也会因为帐内动作之剧烈而脸红,我却已无暇顾及自己此刻淫蕩不堪的模样,完全沉醉在强烈的快感中,连指尖都微微颤抖,等着迎接最后的高潮。
      「不……..不要啊……..我、我──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大声尖叫,浑身止不住的抖动,一波一波电击般的快感席捲而来,爽得我连脚趾都踡缩起来,下肢抽搐,淫穴自主收缩,像只贪婪的小嘴大力吸吮在体内冲撞的巨根,「啊!啊!啊昂啊啊啊──」爽死我了!爽死我了!我几乎要崩溃了,第一次被男人操得欲仙欲死,居然是在被强姦的情况下,好爽,没想到被干居然能这么爽!
      男人也被我抽搐收缩的肉穴吸得十分爽快,粗喘着气,肉根直顶到淫穴深处,享受我紧緻绵软的身子。
      「小贱货,淫穴好会吸,是想把我的精液都吸出来吧?」
      我正在爽处,别说他大力抽插,哪怕是随便敷衍的插弄几下,我都能爽得一蹋糊涂,脑子一片空白,故而也没听出他言下之意,兀自耽溺于绵延不绝的高潮中。
      「昂、昂啊啊啊啊~~~~~」我不自禁的扭动,浪叫不断,彷彿嘴里不这么叫着就要承受不住。
      「好,那我就都射给妳,射到妳子宫里面好不好?」他不怀好意的笑着。
      我平生没品嚐过这等程度的高潮,根本没听清他在说什么,没做任何反应,只顾着大声叫床。
      「这么会叫,又这么会吸,干!好爽!小贱货!」他又奋力顶了一阵,让我完整的享受到完美的高潮,前前后后居然有数分钟之久,若我此刻清醒,必定十分惊讶,自己居然能够高潮这么长的时间,原来这些年来我一点也不懂性爱,真是白活了这些年。
      「啊啊!啊啊~~~~」我猛得一个挺身,接着便瘫软下来,虽然没有真的被干死,但也像死过了一回。
      「我也要洩了,吼!射给妳,通通射给妳!」他粗吼道,受到我高潮时抽搐吸吮的刺激,很快的他也要达到顶端了。我刚历经小小死亡般的高潮,身子软得不行,脑袋却稍微清醒了些,听到他要在我的小穴里射精,不由惊慌失措。
      「不行!不行!啊……..不行啊…….」又湿又软的小穴持续被他插弄,酸得不行,我有点吃不消,气也喘不匀,「不能射在里面…….求你、啊啊……..」我和前男友做爱的时候都是有戴保险套的,这次被强姦,若还被男人在体内射精,简直不能活了。
      男人不管不顾,丝毫不理会我的求饶,双目赤红的冲刺几回,接着迫不及待的猛一插,干到我深处,强硬的在我淫穴里喷发出来,一股一股的热流浇灌在我娇嫩的肉穴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才刚刚高潮过,还没缓过劲来,又面临人生第一次的内射,不曾被男人精液滋润过的敏感嫩穴受不了这般刺激,又不自主的抽搐起来,「不要啊啊啊──不要射了!不要射啊啊啊啊──」我哀叫着,刚高潮完的身体再次被强烈的快感淹没,爽得我眼泪都流出来,忽而下身一阵酸软,喷出人生第一次的阴精。
      「哈啊、啊啊啊啊~~~~」那是什么?我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又酸又麻,简直不可忍受,叫得无助又放蕩,隐隐感到害怕。
      「洩了洩了!这小骚货洩了!干!洩了好多,哈哈!」
      「待会换我干,保证干得比这次洩更多。」
      「待会我先。」
      「我先,我等不及了。」
      他们三人看着我淫乱不堪的模样,调笑起来,对我的身体相当满意。
      「啊…….啊……..」我的呻吟声渐渐减弱,彻底没了力气,整个人瘫软在地上。
      短时间内高潮两次,都是我不曾体会过的极致高潮,我内心里却慌乱不已,不知自己的身体到了无比的爽处居然会洩阴精,这在我看来是淫蕩无比的事。
      「太走运了,竟然能遇到这么淫蕩的骚货,奶子又大。」
      干我的男人在我体内完全出了精以后才把肉根抽出去,精液混着我氾滥的淫水从粉嫩的穴口流出来,男人们乐得观赏美景,略矮的那个还忍不住把手指插进我还在淌水的小穴,又刮又抠的把里面的精水挖出来。
      「啊…….不要…….」我微弱的抗议着,想把腿併拢,却提不起力气,只能双腿大张的任人观赏自己刚被强硬操干又内射的嫩穴,羞窘不已。
      然而,被几个身材健美的猛男视姦也让我隐隐感到兴奋。
      「这次换我。」矮男猴急的换位,他和冷淡男人都还没射精,孽根还直直的挺立着,又硬又烫。
      「不…….等等……..」我连忙出声阻止,得到的回应却是被翻转过身体,面朝下的趴跪着,屁股被往上提,看来他是準备要从后面操我。
      虽然知道今晚不只逃不过,还会是个荒唐的一夜,我还是忍不住慌了,希望能制止他。
      「求你…….不要……..我才刚…….」
      「明明很想被插穴,妳就别再装了。」矮男揉了我玉桃般的白臀两下,啧啧两声,跟先前男人相比毫不逊色的巨根便抵着我的肉穴口,龟头磨蹭两下,便不容分说的插了进来。

    待续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校园春色图_浅绿色图片_色情在线avav_女色图片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